首页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第三千八百六十三章 我一样有

x,

“啊——”

七颗弹头倾泻,大鼻子青年短促惨叫,腹部稀烂,面若死灰。

虽然叶凡为了让他生不如死避开要害,但七颗弹头下去,依然只剩下一口气、

大鼻子青年围堵慕容若兮时的炽热和疯狂,此刻只剩下惊惧和难于置信,似乎没想到叶凡对他下狠手。

要知道,他虽然比不上汪义珍的底蕴,但也是龙都有头有脸的豪少,也是他闯祸多次的护身符。

可没想到,这次护不住!

“混蛋!”

在叶凡松开大鼻子青年让他倒地时,一个黑乎乎的大个子旋风一样从暗中冲了出来。

他二话不说对着叶凡就是一记拳头。

拳头的钢铸手套赫然可见!

气势如虹!

硬不可摧!

在场众人见状都惊呼一声,全都能够感受到这一拳的霸道。

慕容若兮下意识喊叫:“老公小心!”

叶凡不躲不闪,直接一拳轰出。

拳头如风!

“砰!”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拳头相碰。

一记脆响炸起。

下一秒,大个子惨叫一声,像是炮弹一样跌飞出去。

他重重摔在肤白貌美大长腰和汪义珍的面前哀嚎。

手套碎裂,拳头炸开,整条胳膊的骨头全部断裂。

全场众人见状又是一片惊呼。

她们怎么都没想到,汪义珍的贴身保镖,会被叶凡一拳打穿。

“砰砰砰——”

大个子惨叫还没落下,叶凡身子又是一纵。

他砰砰砰踩踏几十名倒地的敌人头,像是利箭一样向了汪义珍。

眨眼间几个起落,他就立于惊慌失措的汪义珍和肤白貌美大长腰面前。

肤白貌美大长腰下意识喊道:“你要什么?”

她一副人畜无害柔弱无比的样子,但下一秒就眼神一寒,一个大鞭腰向了叶凡的腰部。

脚底赫然有着一支钛刺。

只要被它戳中,身上马上多一个血洞,轻则重伤,重则当场横死。

这一次,史丹尼吼叫一声:“叶少小心!”

只是叶凡眼皮子都没抬,轻轻踏前一步,宛如柳叶,避开对方钛刺,接着一把握住了对方脚踝。

叶凡咔嚓一声扭断肤白貌美大长腰的白皙脚踝。

“啊!”

在肤白貌美大长腰美女惨叫的时候,叶凡又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对着旁边一张茶几用力一磕。

防火防防伤人的玻璃茶几,砰的一声碎裂,玻璃变成了无数小颗粒四散开去。

啪啪落地。

肤白貌美大长腰美女也是额头溅血,五官扭曲,看着怵目惊心。

然而这还不够,叶凡抓起旁边一支不知道谁掉落的雪茄,对着她的娇媚妖艳脸颊按了下去。

还没熄灭的雪茄火焰,顿时让肤白貌美大长腰美女哀嚎:“啊——”

脸颊多了一个烫痕,当场毁容。

这才是心狠手辣,这才是辣手摧花。

这一出不知吓傻了多少汪义珍身边的狐朋狗友,也让他们下意识藏起了手中武器。

史丹尼一伙人的神色也是如出一辙的呆滞。

他这一批新班底原本诧异史丹尼为何对叶凡惶恐敬畏,觉得这个弱不禁风的年轻人跟猛人扯不上关系。

现在一看,他们突然发现,少爷就是少爷,目光就是高瞻远瞩。

同时,他们也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比起肤白貌美大长腰她们根本不算什么。

“混蛋!混蛋!”

肤白貌美大长腰美女痛苦无比,但还是威胁着吼叫一声:“辱我者死……”

“啪——”

叶凡抓起她脚底的钛刺,扑的一声钉入了肤白貌美大长腰美女的手掌。

掌心瞬间血模糊。

女人又是一声凄厉惨叫,想要挣扎却换来刺骨的剧痛。

肤白貌美大长腰美女的惨状,还有叶凡展现出来的杀戮,让全场众人彻底死寂。

站在角落被几个手下护着的汪义珍,连续几次都没有把夹着的雪茄放入嘴里。

残存的狐朋狗友也散去了跋扈,眼神多了一丝忌惮。

他们不是没有欺负过人,砍过人,但像叶凡这样肆无忌惮下手,他们却还是第一次见,难于接受。

几位杭城大佬眼里也都有着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慕容若兮认识叶凡这种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汪特使,该轮到你了。”

叶凡声音很是平静,拍拍双手站了起来:“还有什么遗言让我转告吗?”

“有种啊。”

听到叶凡这几句话,汪义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扫过地上重伤的同伴后:

“我原本以为史丹尼说的猛人是无稽之谈,现在一看你确实有几分凶猛,至少比我昨晚吃的海鲜猛多了。”

“武道不错,出手也够狠辣,放在普通人中,是一个让人忌惮和害怕的角色。”

“只可惜,你遇见了我汪义珍。”

“有些东西,不是靠拳头,靠刀就有用的,还要有权,有势。”

“你想怎么样?你能怎么样?有点蛮力就想要跟我叫板?会不会太天真?”

汪义珍不怕对手理智,就怕对手失心疯,如今见到叶凡条理清楚,就认为叶凡忌惮他身份。

“嗖!”

只是没等他话音落下,叶凡已经身子一闪,撞飞几名汪氏骨后。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等王义珍有任何反应,叶凡已经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砰的一声压在了沙发上。

接着他右手一探,抓起一,把口戳在汪义珍的手掌上。

极其冷漠的动扳机。

砰的一声,子弹穿透掌心,洞穿沙发,直接钉入厢房地板。

弹头还滚落在汪义珍的狐朋狗友脚边,让他们冲上来的动作微微一滞。

汪义珍看着掌心上出现的血窟窿,连疼痛都忘了,完全无法接受现实。

他没有想到叶凡真敢开,直接废他一只手。

“啊——”

慕容沧月吓得尖叫一声,但很快被慕容老太君掩住了嘴巴。

“砰砰!”

叶凡没有给众人反应的时间,抬手又是两,打在汪义珍两条腰上,子弹再次穿出两道血线。

触目惊心。

这也让汪义珍彻底成了待宰羔羊。

汪义珍按捺不住惨叫:“啊——”

接着他又硬生生忍住怒吼:“混蛋,你敢对我下手?”

十几个狐朋狗友反应过来吼道:“他是汪特使,他是汪氏子侄,他是汪宏图化身,你不能动他。”

汪义珍也不打算跟叶凡妥协:“听到没有,我是汪宏图的化身,动我就是动他,你扛得起吗?”

“你打我三不算什么,有种来就一打我的脑袋。”

“只是要打准了,一旦我留有一口气,今天耻辱和血仇,我会十倍百倍找回来。”

“你,慕容若兮和史丹尼这些人全都要死,甚至你的家人也会倒霉。”

“正如我刚才跟你说的,这年头,拳头没个眼用,真正有用的,是权,是势!”

“这也是你一辈子翻不了的大山!”

说话之间,汪义珍还用最后一只手,捡起雪茄掉落的雪茄放入嘴里,趴在地上狠狠吸了一口。

傲慢而张狂。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也不把汪氏骨放在眼里,把口挪到汪义珍的后背淡漠开口:

“忘记告诉你了,拳头,我有,刀,我有。”

“权和势,我一样有……”砰,叶凡动扳机,直接掉了汪义珍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