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种兵王在校园第1326章:不算结局的结局

x,

今天“木乃伊”的身边比往日热闹了一些,因为前几天都是一个人推着他出来的,今天却是有三个女生。

此时的岸边码头栈桥上。

那具被纱布缠满全身,除了鼻孔和嘴之外,剩下唯一留着两只眼睛的“木乃伊”依旧一言不发的望着西边的天空。

三名女生默默地守在他的身旁。

轮椅左边一名女生同样望了一眼海边的景色,对着中间推着轮椅的女生说道。

“丽芙小姐,自从他恢复神志以来,天天让咱们轮番推着来看海边,每次都看同一个方向。

你说他是在思念华夏,还是思念某人,或者某些人?”

被称为“丽芙小姐”的女生,正是季林乔。

而与她开玩笑的,确是彻底在国际社会上整整消失了一年的angle杨。

“木乃伊”便是在一年前重伤“身亡”的林牧。

一年前,那场在华夏华英大学之战后,林牧在当场本应“牺牲”,且“尸体”也最终交由华夏军方处置。

然而,在运输过程之中,却被别人掉了包,而且华夏军方并不知晓细情。

林牧的“尸首”被秘密送到等候多时的angle杨与玛茵两人手中,并进行了紧急治疗。

等到稍稍脱离生命危险,最终转送至季林乔早已安排好的岛国某处医疗机构进行疗养恢复。

自此,将近一年的时间。

季林乔听后笑了一下,说道。

“既然你自己都知道答案,为什么还问我呢?”

说罢,往下腰低头看了一眼“木乃伊”,眼中尽是温情。

“说实话,要不是当初小牧悄悄暗示我,他在会场安排了转移他的人,并偷偷送到你和玛茵小姐身边治疗,我一定不到最后的。”

想起一年前林牧在最终一战时负伤的情景,季林乔直到现在也是心有余悸。

还好,当时林牧在外人不知晓的情况下,不经意之间告诉她自己早有安排,所以季林乔才在场上表现的异常冷静。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们身后,男人头发很长。

抵达林牧身旁,直接问了一句。

“这周需要准备的药物和食材什么的都全部拉来了,我看一眼大哥就开始卸货。”

这男人便是当初林牧特意安在季林乔身边保护她的许文军。

只是后来林牧自己亲自到场后,并未让他参与任何战事。

最终也亏的是许文军始终没有出现在战场,才有了后来给调包的事情,将林牧的“尸体”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出来。

并将实情告诉了季林乔。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知晓林牧还活着的人,除了她们在场的四人之外,便再也没人清楚了。

“对了。”季林乔忽然说道。

随后,将头靠在林牧的耳边,继续说道。

“虽然你现在还不能动,但神志已经清醒,那我便把那天你昏迷之后的事和你说一说。”

听到季林乔提到这些,angle杨也凑了上来。

当初她没去现场,而是和玛茵连夜备药,准备随时对林牧进行救治。

“那天你昏迷之后不久,华夏军方又派了许多军人维持现场。

将梁老师、童谣、子莫以及所有受伤需要救治的师生和观众都送去就医。

佳佳、佳柠、李倩、孙乾、安娜几人本打算守在你身边的,但最终还是被军方的人送出了场外。

后来佳佳和佳柠也和他们的家人汇合。

张老师当时昏迷不醒,被人送去医院急救。

还有,那个在场上帮你的红发女子也没事,好像是和张老师一起送去医院的。

至于我。

因为和朱小姐认识的缘故,藏在了他们几个人当中。

所以才能看着你的……

看着你被抬上了军方派来的车上。

思甜本想上车,后来被你在表演台上救下的两人拦住了。

最关键,你那四名生死未卜的战友还在那里。

而且,我还听到,好像你们的身份极其特殊,最终就没让跟随。

思甜当初也处于崩溃的状态,整个人几乎成了行尸走。

不过后我听朱小姐说,你那四名战友都还活着,并且参加了华夏军方为你举行的特别‘葬礼’。

再后来的事儿,我只听说思甜把你包括手机在内的所有的‘遗物’都收了起来。

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因为徐文军已经找到我,并带我来到这里。

至于……”

说到这,季林乔忽然停了一下。

因为接下来所说的话,可能会触动林牧的心。

她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说道。

“你那表姐和‘格韵’本来已经被军方控制住了。

后来好像是你表姐突然使用能力,连同‘格韵’一起带走。

军方的人想开,但最终被那姓唐的女警官与你救下的两人阻止。

究其原因,可能是所有人看到他俩在会场上始终帮你的缘故吧,最终没有为难她俩。”

果然,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候,“木乃伊”一般的林牧忽然颤动了一下。

颤动的幅度很小,小到忽略不计。

不仅林牧,听到这些消息的angle杨也不免说道。

“这一年来我所搜集的情报内容里,燕组织和复兴集团彻底在国际上销声匿迹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关于慕容嫣然,也从来没听过她的任何消息。”angle杨是认识慕容嫣然的,所以着重关注了一下她的情报。

angle看着身旁的季林乔,说道。

“丽芙小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更重要的消息没说?”

季林乔莞尔一笑,将手搭在林牧的肩膀之上,说道。

“当初你生死未卜,angle杨小姐和许文军按照你的吩咐特意没有把你的消息告诉她。

这个我都懂的,毕竟痛苦经历一次永远比经历两次要好的多。

但现在,既然你神志已经清醒并且身体机能稳定,我已经给某些人传递了信息。

小牧,我擅自做了主张,你不会怪我吧!”

季林乔这句话说的也是有意思。

林牧现在既不能说,又不能动。

还问他“怪不怪”的问题。

怪你如何?

不怪你如何?

反正也不能咋滴。

说完这些话,季林乔便没有再张口,而是抬头望向了远方的天空。

渺茫的大海远处,华夏的方向。

一旁的玛茵忽然走向前,说道。

“angle杨小姐、季小姐,苏卡帕出来的时间够久了,现在应该回去休养的。”虽然相处一年多,华夏语仍然说的不咋地,所以玛茵依旧用的是缅泰语。

angle杨只好将她的话一丝不差的翻译给季林乔听。

季林乔忽然一笑,说道。

“再等一等,应该是快到了。”

话音未落。

远处沙滩上,出现三个人影。

两大一小,由远渐近,慢慢清晰。

是两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在共同领着一个孩子。

两个女人的身材都是出了奇的高挑完美。

只是气质上稍有区别。

一个看似端庄秀丽,清新可人。

一个完全冷艳清丽,落落大方。

二人共同牵着一个留着西瓜头的活泼小男孩。

迎着朝阳,一步一步地从海边朝着这边走来。

angle杨也发现了这三人,她似乎有些激动,急忙碰了碰季林乔的胳膊。

季林乔笑而不语,手臂放在林牧的肩膀之上。

恍惚之间,她好像看到。

林牧的眼神出现异样的光芒,放在腰上的手指动了几下。

……

而此刻,在不远处的矮楼上还站着一名少女。

少女上身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短袖小衬衣,露出琼玉般光滑圆腻、雪藕一样的柔软玉臂,下着一袭浅粉色的百褶齐膝裙,脚上穿了一双浅褐色的帆布鞋。

略施一层浅妆的俏脸,真真是艳若春霞、浅淡春山。

头发扎得比较特殊,后面别过一缕头发卡在了右侧耳朵上面,像是一个侧面扎的小马尾。

少女目不转睛地望着岸边的大海。

与某人!(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