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消失的爱人尼克 邓恩 返家之后二十周

我并没有搬出家门,我想给太太大人一个惊喜——她这个人还从来没有被吓到过呢。我想要亲手将书稿交到她的手中,然后迈步出门跟出版商谈妥出书事项,让她好好感受那涓涓袭来的恐惧:整个世界都开始倾斜,将一摊污劈头盖脸地向你倒过来,你却毫无还手之力。她也许永远也不会坐牢,这场仗会变成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口舌之争,但我的说法十分有说服力,就算从法律上站不住脚,却能激起情感上的共鸣。

开打吧,让大家选择站在哪边:是站在尼克一边呢,还是站在艾米一边?把事情闹大点儿吧,他妈的卖掉几件t恤衫助助阵。

“我已经不准备再在艾米的故事里捧场了。”前去告诉艾米这句话的时候,我的两条腰压根儿没有一点儿劲。

我给艾米看了手稿,还展示了那个响当当的标题——《疯子贱人》;那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才懂的小笑话,谁让我们都这么喜欢私密笑话呢。我等着她来抓挠我的脸颊,撕扯我的衣服,要不就狠狠地咬我一口。

“噢,时机再合适不过了。”她开开心心地说,然后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我可以给你看些东西吗?”

我逼着她当着我的面又做了一遍——我紧挨着她蹲在浴室的地板上,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尿液淌到验孕上,验孕赫然变成了蓝色,显示怀了孕。

随后我急匆匆地把她拽进车里,一路奔到了诊所,眼睁睁地看着鲜血从她的血管里被了出来(其实她并不怕血),又等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拿到诊断结果。

艾米怀孕了。

“孩子绝对不是我的。”我说。

“噢,怎么可能不是呢。”她一边笑着回答,一边设法往我的怀里钻,“恭喜呀,宝宝的爸爸。”

“艾米……”我开了口——这一切肯定是个骗局,自从她回来之后我就没有碰过她!可是突然间我回过了神:有了生育医学中心的那盒纸巾、塑料躺椅、电视和色情杂志,我的子就被送进了医院的某个冷冻库。我还公然把中心的通知扔在了桌上,想让太太有几分内疚,结果通知消失了,因为我的妻子已经像往常一样未雨绸缪,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把子扔掉,而是把它存了起来,以防万一嘛。

我情不自禁地感到一阵巨大的喜悦,但那喜悦随即罩上了一片惊惧的阴云。

“尼克,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我总得想点办法吧。”她说,“我不得不说,要信任你几乎是不可能的。首先你必须删掉你的那本书,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其次我们需要一份证词来统一口径,你必须声称是你买了柴棚里的那堆东西,还把它们藏在了那儿,你必须声称有一阵子你确实认为我在下套陷害你,但现在你爱我、我爱你,一切通通完美如初。”

“如果我不答应呢?”

她把一只手搁在微微隆起的腹部,皱了皱眉头,“那就太糟糕啦。”

我们两个人已经花了数年来争夺婚姻、爱情以及生活的主导权,而我现在终于满盘皆输:我写了一本书稿,艾米却创造了一个生命。

我可以跟她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但我心知自己必定斗不过她,谁知道她已经下了什么套。等到她收起手段的时候,我恐怕连每隔一周跟孩子见面都轮不上,到时候我就只能在奇怪的房间里和那小子相处,旁边还有个看护员一边嘬咖啡一边盯着我们。说不定还要更糟:我会突然被安上扰或者家的罪名,然后就再也见不到我的孩子了,到时候我会心知孩子被藏在某个离我很远的地方,孩子的妈妈正对着粉色的小耳朵,低声说出一个又一个谎话。

“顺便说一声,是个男孩。”她说。

我终究沦为了阶下囚。只要艾米乐意,我便永远是她的奴仆,因为我必须拯救自己的儿子,必须纠正艾米所做的一切;我甘愿为自己的孩子奉献一生,而且奉献得开开心心,我要把儿子养育成一个好男人。

我删掉了自己的书稿。

电话铃刚响起第一声,波尼就接了起来。

“去煎饼屋?二十分钟后到?”她说道。

“不是。”

我将自己要当爸爸的消息告诉了郎达

波尼,并且告诉她我将不再协助任何调查;事实上,我正打算把先前所作的证词通通收回,当时我居然迷了心窍认定太太设套陷害我;除此之外,我还准备扛下有关信用卡的臭名。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嗯哼,”她说,“嗯哼。”

我可以想象波尼正在用手扯着自己那松垮垮的头发,紧咬着牙关。

“你好好照顾自己,好吗?尼克。”她终于开了口,“也要照顾好小孩。”接着她放声大笑,“至于艾米的死活,我才一点儿也不关心哪!”

我去了玛戈家一趟,好当面把这消息当作喜讯通知她。毕竟是个小生命,有谁会对小孩感到难过呢,你可以厌恶周遭的局势,但你怎么忍心恨一个小宝贝呢。

我原以为玛戈会打我一拳,她站得如此之近,我连她的气息也感觉得到,但她只是用食指捅了捅我。

“你只是想找个借口留下来,”她低声说道,“你们两个人呀,就是互相离不开,你们迟早会成为一个一点就炸的家庭,你知道吗?你们一家子迟早会发,迟早会有那么一天。你真觉得你能坚持十八年吗?你不觉得她会杀了你吗?”

“只要我继续做当初她下嫁的那个人就行,有一阵子我没能做到,但我有那个能力。”

“你不觉得你会杀了她?你确定自己想做爸爸吗?”

“你还不明白吗,玛戈?这事保证了我不会变得跟爸爸一样,我不得不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丈夫兼父亲。”

玛戈突然“哇”地哭出了声,这还是她成年以后我第一次见她哭。她一眼股直挺挺地坐在了地上,仿佛两条腰再也不住了。我坐到了她的身边,用自己的头挨着她的头,她终于收住哭声望着我,“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尼克,我说过不管如何我始终爱你;不管世界颠覆成什么样,我始终爱你。”

“我知道。”

“嗯,我现在仍然爱你,不过这件事太让我伤心了。”她发出一声难听的啜泣,仿佛是个小孩子,“事情原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确实是个蹊跷的结尾啊。”我努力扮出几分轻松。“

她不会设法分开我们吧,对吗?”

“不,”我说,“你要记住,她也正装成一个好人呢。”

没错,我和艾米终于成了十分登对的夫妻。一天早上,我在她的身旁醒来,细细地打量着她的后脑勺,千方百计想要琢磨出艾米的心思。破天荒头一次,我不再觉得自己正凝视着刺目的太阳,我终于赶上我妻子那般疯狂了,因为我能感觉到她又在改变着我:以前我是一个臭未的毛头小孩,后来变成了一个好坏参半的男人,现在则至少是一名主角——在我们这场永无止境的婚姻之战中,还有人为我摇旗呐喊呢,这样的说法我倒是能够接受。见鬼,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艾米的生活,她是我永远的对手。

我们两个人凑齐了一段长长的骇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