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唐顽主第五百三十四章 芦子关

李浈率兵出征已近两月,本为征西,但这一路似乎却在向东、向北。

此事本就怪异,朝廷内三省六部弹劾李浈拖延军情的奏疏堆在一起怕是已有丈余,本该御史台做的事却迟迟不见动静。

大中元年,七月初一,李浈北行的脚步终于终止在了朔州,八万神策军开始西行。

而就在神策军之前,代北沙陀部以千骑绝尘之势率先西出雁门关,直奔夏州而去。

正当朝廷上下大为惶恐之际,一道奏疏安静地呈放在李忱手中。

与此同时,成德节度使王元逵怒而摔碎了三只价值千文的邢窑细胎白瓷盏,并严令诸州有黠戛斯战马入境,不论数目一并留。

......

大明宫,思政殿。

中书侍郎蒋伸、给事中郑从谠、中书舍人刘瑑及御史大夫封敖垂首而立,李忱向王归长使了个眼色,王归长随即将案上的一封奏疏转交于蒋伸。

蒋伸等四人依次看过之后,神情各有不同,蒋伸面带欣喜,郑从谠既刘瑑则相互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透出一抹赞许之色,唯有封敖依旧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

“如何?你们觉得如何?”李忱显然难掩心中喜悦。

蒋伸率先说道:“虽说佑王耽搁了些时日,但此番能教代北沙陀骑先攻夏州论恐热,倒也算是一石二鸟之计,甚好甚好!”

郑从谠及刘瑑本就与李浈交好,此时更是少不得一番夸赞。

但封敖则是思忖许久后方才点了点头,“这几日我御史台可是为佑王抵了不少骂名,不过如今看来倒也值了!”

见此情形,众人不由莞尔,李忱笑道:“待佑王回京后,朕让他带两坛上好的龙膏酒亲自去府上赔罪!”

封敖也不苟言笑,嘴里只云淡风轻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封敖坐镇御史台近十年,当初文宗皇帝看重其忠耿直谏,不为权贵俯首,不以贫贱待人,至武宗继位,几乎将文宗朝臣换了个遍,唯有封敖稳坐御史台。

记得会昌二年时,李德裕有一远房子侄在长安县任县令,所行之事多为鱼百姓,当时李德裕正如日中天,朝臣皆不敢言,唯有封敖接连上疏十二道弹劾李德裕的奏疏,告其治家不严、任人唯亲,甚至最后把欺君大罪的帽子都在了李德裕的头上,逼得李德裕不得不上疏请辞致仕,闭门思过了整整五日。

武宗皇帝只得将李德裕那子侄撤官去爵,暗示封敖此事到此为止,但封敖毫不理会武宗暗示,又接连上疏数道弹劾奏疏,最终逼得武宗将李德裕那子侄流放千里方才作罢。

自此事之后,封敖便多了一个政敌,因其家中排行老三,也随即多了一个诨名“癞三郎”。

至李忱继位,自然又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封敖依旧岿然不动,李忱曾笑言:封敖此人看着烦心,但又却不能没有。

而耿直至此的封敖却能放任李浈在河东肆意妄为视而不见,甚至严令属下御史们不得弹劾,这其中的因果恐怕没人能晓得。

“不知陛下要如何处置朱邪赤心?”封敖直截了当地问道。

“封大夫以为呢?”李忱又将问题甩了回去。

封敖冷哼一声,道:“朱邪赤心素来对朝廷拆分沙陀部不满,又有传言其与吐蕃的关系不清不楚,此番去夏州攻论恐热怕也是遭了佑王与神策军的威慑才肯就范,除非他能将论恐热的人头送到京城来,否则还须提防此人,以威慑为主才是!”

李忱大笑,“他若真将论恐热的人头送来,朕便先要了他的人头!”

......

关内道,芦子关。

芦子关始建于穆宗长庆四年,朔方节度使李彝,于芦关建造城防以御塞外。以后历朝对芦子关皆设重防,对抵御吐蕃东出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然而极为凑巧的是,论恐热自洛门川一路率军杀到河东道,却正是途径芦子关,不仅东出顺利,在河东道抢掠一番后的论恐热依旧又从芦子关退到了夏州,仍是出乎意料的顺利,生生让一座拒北雄关声名尽失。

据说李忱听闻此事后于朝会之上震怒道:“芦子关守将便是死上三百回,也依旧难以涤清其罪!”

至于芦子关的年轻守将周冲,本出自陇右世家,据说其醉心兵法韬略,尤喜大唐名将李靖所著卫公兵法,及冠之年门荫入仕,得了个昭武校尉的正六品散官,入职第二年便被派驻芦子关,所领步卒三千,骑卒五百,本想着一展拳脚为自己博个大好前程,却不料遇到杀气腾腾的论恐热。

若唐军死守芦子关,论恐热绝无可能破关而出,但偏又遇到了年轻气盛又极度自负的周冲,周冲随即率兵主动出关进攻,只一战便被论恐热杀得大败,所幸周冲也算极有风骨,率部誓死拒敌,只是最终仍被论恐热杀得净净。

也正因有此一役,论恐热部士气大盛,一路挥刀猛进打到了河东道。而芦子关的失守让河东节度使王宰措手不及,好在王宰临危不乱紧急调兵拒敌,否则论恐热怕是能一路打进太原府。

此时的李浈站在芦子关城头,俯视城外仍能嗅到那挥之不去的血腥气味,满地的残兵败甲似乎正在默默地诉说着那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战斗。

“唉!可惜了这三千兄弟!”高骈重重地将拳头砸在城垛,语气悲怆莫名。

言罢,高骈看了一眼李浈,极为不满地说道:“沙陀军本为骑兵,为何令其去攻夏州城池?你既让朱邪赤心去攻论恐热,为何却又不给其攻城用物?以骑兵去攻坚城?这便是你的谋算?!”

不待李浈说话,一旁郑畋缓缓说道:“千里莫不是忘了?此前早已说过活着的论恐热,比死了的论恐热更有用!”

高骈指着城下的一片狼藉,怒声吼道:“我不管你们那些算计,我只知道这三千兄弟不能白死!那些沙陀人本就靠不住,若你们怕了,给我五日时间,定能夺回夏州取了论恐热的人头!”

“然后呢?”李浈突然发问,“让尚婢婢一统吐蕃?让我们在河西寸步难进?让那些河西十一州的大唐子民继续受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