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汉子396 【小川的猜想】

库洛巴特金与阿列克谢耶夫的合作可谓矛盾重重,二人虽然都是“东进派”都受到尼古拉大公“赏识”或者“庇护”却在海军和陆军侧重问题上,在圣彼得堡宫廷内部的代理人之间,各有诉求。

争吵因为“是否增强新浦海军工程兵部队以期尽快完成急造港口设施任务”的问题而引发,这一次,库洛巴特金中将不打算让步了。

“尊敬的伊万诺维奇,请你看看地图,看看这条39度线,平壤和元山正在这条纬线上,如果清**队拿下平壤而我军却受阻于元山,很难想象今后的战局会如何发展,也很难想象大俄罗斯帝国的利益如何在今后的朝鲜实现!海军要得到朝鲜半岛南部的良港,不是仅仅依靠海军舰队就能实现目标的,必须依赖陆军,必须尽快的增强第一军!海军中将阁下,如果你继续坚持让清**队去打日军的主张,我将向圣彼得堡提出辞呈,结束我们在远东的这次并不愉快的共事。”

以辞职相威胁,是库洛巴特金唯一能够用来对付隐形皇室成员的招数。毕竟,他是从斯科别列夫之后,尼古拉大公眼中最好的将军,并且,他的背后还站着御前大臣、财政大财谢尔盖.维特公爵。陆军中将辞职的结果很可能是远东陆海军司令官齐齐去职。

隐形皇室成员是不太受沙皇待见的,他在尼古拉大公的积极支持下,企图以在远东积极配合沙皇的东进战略建功而得到沙皇的亲睐,兴许可以堂堂正正的以对大俄罗斯帝国的功绩得到帝国沙皇和臣民的承认,从而走进宫廷生活中。因此,在这场必胜的,有些小波折的战争中,海军中将绞尽脑的想要从陆军手里分润战功,想要以海军为主导赢得这场战争。

可恶的是,日本主力舰队就是躲在海岸炮台的卵翼下不出港。只有几条快速巡洋舰担负掩护海运船队的任务。以俄国舰艇和清国舰艇的航速是赶不上吉野的,每每只能“望洋兴叹”徒唤奈何。更可恶的是,库洛巴特金中将竟然要以两败俱伤的方式要挟海军尽快为陆军建立补给港口基地。这个要求......其实不过分,也是大公的命令。

“你看,亲爱的尼古拉耶维奇。”海军中将摊开双手,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委屈神情说:“日本舰队没有出现,我的舰队已经在日本海巡曳了,可是,我不能不加紧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尼古拉耶夫斯克的要塞筑垒工程。以防日本海军掩护其陆军登陆偷袭。海军就只有希罗科夫上校一个团的工程兵,已经调到新浦的有一个营,可以说,海军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这样吧,为了你的胜利,我决定停止尼古拉耶夫斯克的工程,再调一个营到新浦,怎么样?陆军中将阁下。”

“七月底之前。我希望能利用新浦港运送不少于一个师的援军和五十门火炮。”

丢下这句话,库洛巴特金离开了舰队司令部,他知道自己已经把海军中将得罪狠了。说不一定在不久的将来,圣彼得堡就会有命令下达,调陆军中将去别的什么地方为帝国服务。离开就离开吧,在离开之前,陆军中将必须为三十万远东军做些什么,他们最需要的无非就是援军和火炮了。

现实就是如此,俄国远东军和太平洋舰队都在积极实施“东进战略”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密切合作,发挥出最大化的战斗力来。

“七月底可用海港得到援兵”的消息传到李涅维奇的耳朵里,这位代理远东第一军军长。第16师师长只能对着清国首席观察员摇头苦笑。

延山却看清楚了俄国人的虚实,看来,老毛子不是在耍滑头,而是如甲午年的大清国一般根本就没有做好对“蕞尔小国”的战争准备,匆匆忙忙的开战,匆匆忙忙的追击。造成了眼前尴尬的局面。

“尼古拉,我建议我们去前线看一看,确保你的防线在援军到达之前不被日军突破。你也知道,日军第六师团很快就能赶到元山,投入战场。”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作战室看看吧?”李涅维奇不愿意向延山透露出太多“俄军虚弱的秘密”在奉天会议时,他看到过士气高昂、装备良的警卫团,那些军人的眼神中有俄军官兵不具有的东西。根本的原因在哪里?习惯于在中亚打土耳其和其他民族的远东军总司令官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远东黄种人军队,担负东进战略实施任务的海军和陆军没有制定适宜的战略,从将领到军官到士兵,没有为今天的战争在战略布局、战术调整、武器装备更新和思想上做一丁点儿的准备。甚至在第16师驻扎清津时,连修筑码头这样的事儿也无人提及......李涅维奇能够看到这些,却因身在远东军中只能作用于自己的老部队——远东军第一师。

三十万远东军,只有一万七千人的第16师,一万九千多人的32师装备了新的1891年型弹仓式步;从欧洲、中亚调的其他部队还在用别旦二号步;西伯利亚、远东滨海区的布里亚特蒙古哥萨克团、贝加尔哥萨克师(贝加尔第一师)还在使用别旦一号步。

可以说,今天的俄军与1894年的清军在很大程度上相似,唯一有利的条件是这些部队绝大多数都集中在滨海地区,无需像以前的清军那样临时募集又苦于调集,只能一队队的以添油的方式投入战场。

身为吉林边防部队的司令官,延山一直密切注意收集俄军的情报,海参崴、双城子的大量华人为情报刺探工作带来便利,绰号牛魔王的吉林边防司令部直属侦察连长也颇为得力。既然李涅维奇是有苦不能言,俄军是有丑不敢露,那也好,中俄联军就需要这样的态势——俄军攻元山不下,我军则在拿下平壤后,可以借口左翼没有俄军跟进、掩护,而在大同江一线慢慢等待俄军突破,借机休整、补充。

三国的三角战争。谁也不想行差踏足,让另外两方占了便宜去。

1897年7月10日,远在伦敦的光绪发布电诏,以中**队应英国、朝鲜之邀进入朝鲜调停日俄战争却遭到日军阻挡。双方事实上已经发战争为由,对日宣战。随后,英国政府宣告在“中日战争”中保持绝对中立,并留日本在英订购的两艘行将交付的战舰。

宣战的消息和“大约三万清军进据茂山”的情报前后脚传到汉城日本朝鲜军司令部,山县有朋闻讯,立时躲进属于司令官的私人和室里委顿于地,嘴里喃喃自语的痛骂无能、短视的松方正义内阁。

不多时。恢复了常态的山县有朋出现在第四师团长小川又次中将面前,第一句话就是:“必须媾和,我国必须与俄国单独媾和。”

小川又次是昨天才带着第四师团司令部机关到达汉城,加入朝鲜军作战序列。对他来说,因为击事件而突然升级、发的战争实在有些莫名其妙,政府在整个事件的处置中毫无担当的表现,是使山县大将于三国涉还辽时访俄成果化为乌有的主因。

“大将阁下,卑职也认为这场战争必须以另外的面目打下去。伊藤元老。桂君正在酝酿弹劾松方正义内阁,希冀通过政府改组来实现战略调整。阁下,日俄尚未宣战。元山的战斗只是摩擦,身为朝鲜军司令官的阁下,尽可以立即召见俄国驻朝鲜公使罗拨诺夫,商酌日俄两军停火和谈的可能。”

山县有朋点点头,露出苦笑,摆手道:“此事暂时由儿玉君负责,我们的任务是在龙兴江南岸狠狠的打击俄军,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力量不可轻辱,自然就能收敛张狂之态,坐下来和谈了。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有两个,第一,是拿下博川,向平壤进击的清国新军;第二是在茂山一线的清**队,他们的位置令俄国人势必会对与我国的和谈有所忌惮。小川君,第二师团即将调往元山一线。汉城、平壤,我就交给你和山口君了。”

小川又次颇有主见,绝非那种盲目执行军令的庸才,他想了想,说:“大将阁下,为何不把第四师团前调至平壤,与第五师团共同守卫大同江一线?”

“第五师团很快就会退守黄海道,吸引清军南下。据可靠情资,俄国和清国之间在奉天会议期间达成协议,如俄军攻元山不下,清军出兵进据平安道以牵制我军一部。这就是最大的变局所在,如果清军在囊括平安道后被第五师团牵引南下,进逼汉城,那么清俄的盟友关系势必产生裂痕。而你,小川君,你要确保接应第五师团后撤,也要确保在汉城一线构筑足够坚固的防线,坚决阻挡清军进占汉城!”

“司令官,你的司令部设在何处?”

“这里。”山县有朋指着地图说:“铁原,此处居于汉城、平壤、元山三角的中心位置,有利于掌握全局。”

“拱手让出平安道......”小川又次一手托着下巴,双目紧盯地图,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如果杨格进占平壤而不再追击第五师团呢?”

山县有朋神情坚决的说:“那就以第三师团孤军抵挡俄军于元山,集中皇军所有力量从元山、沙里院,东、南两个方向夹击平壤之清军,行两国之决战!此战,皇国即便战败,也不能给杨格留下一个完整的清**队,让他在惨胜之后无力应对俄国,哼,亡国的不仅仅是皇国,还有他的大清国!这是一场赌博,只要我们有坚定的决心,杨格肯定不敢冒亡国之危险与我军决战。”

小川又次明白了大将如此排兵布阵的意图,虽觉有些冒险,却在左右权衡之下才知道,此乃日本唯一的取胜或者谋和之道。

第三师团在元山,第六师团即将到达元山,第二师团交卸汉城防务给第四师团后,经由铁原赶向元山,如此,元山方向就有了三个师团的兵力,形成对俄军的相对优势,有望打疼俄军谋求和谈。当然,因为杨格在茂山布置了三万军队,使得俄国人与日和谈势必非常谨慎,那么,如果第五师团能够引诱东海岸之清军南下黄海道,进逼汉城,势必成为俄国人与清国人翻脸的理由。无论与俄和谈成功与否,日军主要的对手还是清军,这一宗旨被山县大将反复强调,不容更易。

如果与俄和谈不成,第三师团就死守元山,第五、第四、第二、第六师团和后续可能拨归大将指挥的第一、第七师团甚至近卫师团,将合攻平壤,以战败为代价打残清军,任由俄国人坐收渔利。如此,日本虽然可能亡国,却也托带着清国一起走向灭亡,还报复了在最后关头出卖日本的英国。

正如山县大将所说,这是一次被迫的,无可奈何的,只能由全体日本人鼓足所有勇气来面对的赌博!成,则稳守朝鲜南部,清俄两国分占北部的东西两半,在朝鲜形成三足鼎立的“和平对峙”态势,以待来日。败,则拉着清国新军一同灭亡,失去杨格和新军的清国无异于一块比以前更加香软可口的大蛋糕,列强焉有不加以瓜分之理?

“大将阁下的意图,卑职基本领会,定当稳守汉城,妥当接应第五师团,以待战局转变之契机。”

山县有朋虽觉内心苦闷无比,却又觉得小川又次的深体战略要义给了自己几分安慰,乃强笑道:“小川君是皇军将领中杰出的战略家,本官的一番苦心自然逃不开你的法眼。小川君,帝国舰队主力不会轻易出港,作为一个岛国,咱们陆军可以尽数拼没在朝鲜,国家的安危却不能缺少了海军舰队。所以,无论我们在朝鲜成败如何,就请不要指望海军吧!”

“阁下......”大将语气悲凉,小川又次也深受震动,本想出言宽慰几句,却又想自己不也身在这盘死局之中吗?宽慰什么?同病相怜而已!床......不对,己方海军主力不出港,清国海军就有可能如三年前那样护送运兵船队登陆牙山或者,或者南浦!万一清军登陆南浦,就有可能切断第五师团的退路。如果第五师团首先被歼灭,那......“大将阁下,清军有无可能登陆南浦?!”

山县有朋迅速扭头看向地图,大同江口,南浦,那是第五师团从广岛船运到朝鲜登陆的地方!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