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汉子395 【宣战前夕】

由英国殖民地大臣约瑟夫.张伯伦提议并组织的,超过五百万人参加的“联合王国女王,印度女皇维多利亚陛下登基六十周年庆典”在浩大的风光之后落下帷幕,作为东方一个拥有四亿臣民的皇帝亲至参加庆典,在远东“三角战争”阴云密布,正待雷电交加之时,光绪受到了英国王室和女王政府的热情接待。

庆典过后,英国人忙着召集“殖民地自治领总理会议”,协调大英帝国在世界各地的经济利益和军事部署。

光绪在威尔士亲王爱德华之子约克公爵乔治和驻英公使罗丰禄的陪同下,带着随员载泽、保昌、载沣及一群禁卫军混成团选调的官兵来到距离伦敦一百多公里的南部海滨城市布赖顿,入住英国皇室卖给伦敦市议会的皇家穹宫。

之所以来到布赖顿,乃是因为此地距离朴茨茅斯距离较近,拥有像皇家穹宫这样可以接待贵客的印度外观、中国内设的宫殿。而朴茨茅斯是英国第二大军港和第三大的造船基地,此地的海军造船厂在规模上仅次于纽卡斯尔的阿姆斯特朗公司。参观过海军造船厂之后,东方古老帝国的皇帝就将踏上归途,把在英国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和深切的感悟尽情的挥洒在那片土地上。

同样拥有四亿以上的臣民,同样拥有千万平方公里以上的领土,大清帝国皇帝与“欧洲的老祖母”之间却相差万里。一个是贫弱落后的帝国,一个是号称“日不落”的世界第一强国;一个仅有两艘旧式铁甲舰,一个拥有上百艘装甲舰和新式战列舰;一个在对外战争中频频失败,屡屡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一个在非洲的苏丹、南非,在远东,在南美,在中东频频获胜,扩张利益。

为何会如此?

光绪可以找出万千的理由来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却在与年长六岁的约克公爵一番谈话之后,不得不承认杨格所提出的“效仿英国,行君主立宪,以宪政治国”是大清帝国从弱到强的一条“捷径”。也是想要强国的大清帝国势必会走的轨迹。

杨格曾经说过,“我国欲求强大,首先就要兴办工业,促进商业,实现社会结构从封闭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社会,向工业化、大流通,由政府主导、调控经济的工商社会发展。转型。”这话在英国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正确无比!可是丁卯新政也正是从兴办军工、修筑铁路、提倡新学等等入手,却行之艰难,困难重重,原因就在于各地方保守势力的阻扰和督抚、地方官员中缺乏如杨格那般的远见和胆略。

光绪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能在英国受到如此震撼,真该把那些顽固不化的老东西们统统带来看一看!

“皇上,内阁密码电奏。”

“今后就称陛下吧。”光绪从临海的窗户边回头。从载泽手里接过电报抄纸,顺便的瞟了一眼载泽的团蟒朝服,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乃道:“得空去找裁缝制一件英国大臣们穿的那种礼服。”

“奴才不敢。”

“哼!”光绪不悦的一摆手,提高了声量:“朕几次三番的说过,欲要强国,首要在移风易俗,否则,与那些顽固不开化的东西何异?!记住,所有满人不得自称奴才,要称臣,跟汉人一样!回头,还要满汉通婚。载泽,你不是还没立侧福晋吗?就再娶个汉女吧?”

连襟皇帝要自己娶个汉女,那自己的福晋叶赫那拉氏岂不要告到皇后妹妹那里去?这事儿可算玩大喽!

“奴,臣不敢。”

“不敢?那朕就......”光绪本想说自己准备选个汉族妃子的,却猛然间想到了珍妃,乃生生的打住了话头。随即改口道:“砍了你脑袋。”

虽然明知光绪有玩笑的意思,可“君无戏言,皇上的话就是圣旨,一言九鼎”,保不准哪天就成真了。哭丧着脸,载泽跪拜道:“冤枉啊皇上,奴才,不,臣真是冤枉啊!”

“起来吧,以后也甭跪了,就像英国官员对女王那样行鞠躬礼啦。约克公爵有一句话说的好,尊敬是从内心里的自然流露,不是表面上的礼节。”说着话,光绪冲着起身的载泽笑了笑,转眼看了电报,面色一肃,问道:“监国亲王、内阁首辅和参谋总长要朕对日宣战,在此地?是否妥当?”

载泽总算揣摩出皇帝的意趣来,皇帝在英国看了恁多西洋景儿受了刺激,所谓改称呼,要奴才娶汉女都是图一时新鲜吧?那就凑个趣儿,让皇帝高兴高兴,别老拿着宫中规矩、祖宗旧制说话做事。

一念及此,载泽鞠躬道:“陛下,臣以为宣战不是问题,一纸电报拟发到公使馆,转发日本国驻英公使馆即可,明日英国的那个,那个《泰晤士报》肯定要写上这么一段,大清帝国向日本国宣战,战争已经在博川打起来啦。问题是,陛下应当立即就此事知会那位公爵,最后确定英国政府的态度。他们的内阁首辅大臣前番召见罗丰禄时,似乎还没拿定主意呐!”

“传召罗丰禄、保昌。”

罗丰禄、保昌早就看到密码电报,此时就在门外,只等皇帝这句话了。

罗丰禄说:“陛下,前番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侯爵曾说,驻清公使窦纳乐提议把日本订购战舰转交我国之事未能通过内阁会议,英王政府尚且在远东战略上犹豫不决。不过,情况已经有了好转,正因陛下以东方大国皇帝的身份亲临英国致贺,显露出我大清远比日本仅仅派遣亲王前来更具诚意。最近,英王政府正在召集殖民地会议,据说情况并不乐观,其在北美的殖民地加拿大对索尔兹伯里内阁欲加强殖民地税收控制的政策极为不满、会议陷入尴尬的僵局。此时,我国欲对日宣战,正好可以给索尔兹伯里侯爵一个台阶,缓解其殖民地会议的紧张气氛。臣以为,可速速将此事通报英国政府。”

“保昌,你有何看法?”

保昌自从带兵入卫京师后。以禁卫军混成团团长的身份,与杨格、荫昌、李光久等人接触频密,耳濡目染的又都是新政、整军以及对日战略的大事儿,长进自然不小。

“报告皇帝大元帅。职臣以为,就算不能拿到日本订购战舰,也要拖延英国向日交付战舰的日期,最好是在战后交付。”

“此事,就这么办下去。载泽,拟宣战诏令,英国政府一有确切答复即行拍发。”

.............

朝鲜东海岸咸境道仁兴里。俄远东第一军在94高地之战失败后退守此地,作出背一战的姿态,实际上想借龙兴江在夏季丰期较高的位,让太平洋舰队的舰只进入道,以舰炮支持只剩下两门火炮的陆军作战。

没有大炮的支持,五万手持步的俄军几乎等于五万只羔羊,而人数仅有两万的日军则如狼似虎。幸好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阿列克谢耶夫海军中将总算在陆军的失败和圣彼得堡的申饬电中清醒过来,派出了整个舰队在日本海巡曳。在没有日军岸炮的龙兴江口则有两艘炮舰,以152mm舰炮支援陆军,让羔羊们有了底气又变回了北极熊。堪堪守住防线。

黄海海域有北洋舰队;日本海域,俄太平洋舰队的出动,让力量居于绝对劣势的日海军舰队暂时没有出港邀战的意向。

面对带些羞愧之色迎接清**事观察团的李涅维奇,延山很清楚地知道,日本海军不是不出动,而是不愿意同时面对两支实力与其差不多的海军舰队,日本人在谋求这场战争的变局,俄国和日本还没有宣战,谁又能说得清楚在利益的驱使下,强作笑脸的李涅维奇会在何时翻脸呢?所以。东线的三万大军不能轻动,更不能被俄国人当使,这三万大军要梗在俄军之间,令其不敢轻易的背弃“盟约”。说白了,三万大军就是监视、威慑老毛子的。

“尼古拉,我带了三个旅三万多人作为你的援军。目前,他们正在茂山准备补给基地,一旦我们达成联合作战的协议,谈妥粮秣补给的事宜,这三万军队就可以开向战场,助你一臂之力。”

李涅维奇子里也揣着一本账,狡猾的清国人首先占据了茂山,这个位于白茂高原的小小朝鲜郡城是日本人垂涎已久的地方,也是横亘在日本和俄国利益之间的尖刺。既然清**队将其作为联合作战中的补给基地,作为“友军”的俄国人总不能连个兵站补给基地都舍不得给吧?可以想见的是,如果日本海军威胁不存在了,清国人很快就会要求清津的“清俄共用”,以为茂山出产的铁矿提供海运通道。

“袁,请你担任首席观察员,那你的三万军队由谁担任司令官,我认识吗?”

“随昌毅少将。”

李涅维奇一下子就想起这个名字代表的一支军队差一点攻进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惊道:“噢,是他!”

“将军,你的援军呢?”

“袁,你的三万军队不就是我的援军吗?”李涅维奇故作惊讶的反问了一句。

延山偏头扫了一眼李涅维奇司令部里的地图,俄文他倒是能识得几个,看到标示着第二军的字样还在图们江东的波西耶特,在新浦只有一个前进指挥部和少量的工程兵部队。老毛子也在玩儿手段,想让中**队流血帮他们打日本人,最后却只能按照之前的协议得到平安道,其他的统统归老毛子?!他娘的,想得倒美!老子来此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

“尼古拉,如果你的军队仅仅满足于在此坚守的话,我想我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我的军队将翻越中部山岭到西海岸去作战。因为,显而易见的,你这里无需别人帮忙。顺便的说一句,我军刚刚于7月7日攻占了博川。”

博川?!李涅维奇立即在地图上找到这个地名,惊讶的微微张大了嘴巴。清国新军7月1日进入朝鲜,7月7日就攻取博川,鸭绿江边和博川之间距离最少有300公里,七天行军三百公里再行攻击作战拿下博川,此等战力......如果俄军再不积极动作,说不一定清**队就拿下平壤,向南部进军了。到时候,清国人会轻易的吐出他们吃到嘴里的吗?

看来,阿列克谢耶夫海军中将和库洛巴特金陆军中将的打算太过于一厢情愿了。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