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公子斩妖第五十六章 醉灵花香

月华之下,这刚刚抓住一道幽魂的酒坛在河中轻轻震动,场景诡异莫名。

竟似乎是在咀嚼?

随着这个震动,还有一丝丝奇异的妖气渗透出来。

难道这酒坛是一只有意识的妖物?

由于情况不明,楚梁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那里默默观察了一阵。

这酒坛妖怪就是一直在河中沉浮,吸引来了鬼物便抓住吞食,并没有其它动作。

也难怪鬼树再也吸引不到幽魂。

这条锦花河对面才是人族的聚居区,而这一边都是荒郊野岭。所以鬼树那边吸引去的孤魂野鬼,都是从河岸对面和锦花河上下游来的。

如今这酒坛妖怪在此拦截,直接就把鬼树截胡了。

不过仅仅是这一只小小的酒坛妖怪,似乎还不足以拦截附近所有的幽魂。楚梁又飞身沿河溯游而上,果然一路上,在锦花河流域看见了近十只这样的酒坛妖怪。

一直到锦花河与沁南江的交汇处,才再没见到这酒坛妖怪的影子。

这一整条河的酒坛是哪里冒出来的?

莫非是有心人投放的不成?

可是楚梁这一路寻找,也没看见有旁人在附近监视,似乎这些酒坛妖怪都是有自主意识的。

想了想,他尝试着向一只黑色酒坛靠近过去,立刻就有一只黑手伸出朝楚梁抓了过来!

楚梁将庚金真气聚在指尖,化作一道剑指,一指点在那黑手掌心。

嗤。

黑手吃痛,立刻缩了回去,无论楚梁再怎么靠近,都不肯再出来了。

这东西似乎真有灵智?

出于好奇,楚梁一把托起了这只酒坛妖怪,将它抬出了河!

在他托住这酒坛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怨气从中喷薄出来,那只黑手再度出现!恶狠狠朝楚梁面门抓来!

楚梁反手抓住这黑手的手腕,向外一拉!

这黑手竟然越拉越长、越拉越长,一直被楚梁拉住几丈长的黑色手臂都扯不断。似乎这手臂后面没有身子,只有一只长长的手!

只是这手臂伸得越长,那股涌出的煞气和妖气混合的气息就越强烈!

「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楚梁心下好奇,当即一掌将这酒坛打碎!

啪——

酒坛中传来一声惨叫!

坛身碎裂以后,其中溅出来一泼黑色液体,发出「嗤啦啦」伴随着「啊啊啊」惨叫的诡异声响,一直到渗入地底。

楚梁本想用瓷瓶盛起几滴,回去研究一下是什么东西。可装到瓶子里的黑色液体依旧伴随着惨叫蒸发了,似乎这液体只要离开那黑色坛子就无法存在。

「奇怪?」楚梁嘀咕一声。

随着全部的黑色液体消失,另有一道金色印记自地上飘出,汇入他体内。

咦?

击碎这酒坛也有印记?

看来或者酒坛妖怪果然被算作是一个独立的生命。

只不过看起来它和灯笼怪、黑毛球差不多,都是一种后天融合的诡异存在。

这玩意也能开出奖励啊?

楚梁了下巴。

看来为了拯救好朋友黑毛球们,势必要与这邪恶的酒坛妖怪大战一番了。

……

白塔之中,楚梁轻轻按动「炼」字。

轰。

就见其中的酒坛妖怪被红芒炼化,转眼间化作一颗小小的白色光华飘飞出来。

【醉灵花种】:可以种植出带着芳香气息的醉灵花,花开之时沁人心脾。

此刻楚梁仍旧在锦花河畔,有新印记之后,迫不及待的在野外就开始了奖励。

只可惜奖励的结果……

「看上去是一朵除了香没啥用的花种?」他暗道一声。

不过虽然没啥用,可这酒坛妖怪还是要铲除的,毕竟它们会截鬼树的胡,这样就没法衍生黑毛球了。

于是楚梁沿着锦花河一路前行,将河中的近十只酒坛妖怪全部打碎,搞了数颗醉灵花种在手里。

这才心满意足地回转。

翌日清晨。

他又早早地来到了木屋外的小花圃前,先前这里是一片金纹花田,后来金纹浆果规模变大,就都移到了那边的果园里。

现在正好在这种一下这醉灵花试试。

种花这方面,楚梁已经是熟练工了,也不过是挖个坑、埋点土……

将几颗花种埋进去,浇,之后给其中一颗酒上草木灵的药粉。正好这片土地也有一段时日没有种东西了,灵也恢复了不少。

不到一个时辰,就有一颗小小的芽儿冒头,并迅速枝散叶。

一朵一尺来高、红花绿叶、分外妖娆的醉灵花就生长了出来,只是此刻鲜红浑圆的花还没有打开,气息并没有散露出来,这朵花唯一的特点就是有些艳俗的颜色。

楚梁倒也不急,再耐心等待了两刻。

终于,花开始微微颤抖。

须臾之间,一层层的花瓣突然舒展开来!

在这同一时间,一股浓郁到有些刺鼻的花香猛地扑面而来,楚梁只嗅了一下,就觉脑海里轰然一声,像是被这股香气冲开了。

他甚至不自觉闭上眼,缓缓体会这种感觉。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沁人心脾能够形容的,这也太上头了!

足足片刻,他才缓缓呼出这口气。

一睁眼,就发现了一大一小两颗脑袋。

原来是灵兽的嗅觉远比人类灵敏,峰上的金毛孔和白泽都被这股香气吸引了过来,两颗脑袋趴在醉灵花边,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真得都跟喝醉了一样。

白塔真没骗过人。

说味道香,真得可以香到这种程度。

而且他在闻到这香气之后,现在只觉气脉通畅、灵台清明,好像到了一种很玄妙的状态,只觉此刻如果修炼神通、领悟大道必然有所裨益。

这效果可大可小,若是有朝一日真能借着这点助力领悟大道,那可就是大功一件了。

良久,这朵醉灵花开气息才缓缓散尽,金毛孔和白泽也从沉浸的状态中离出来,四只大眼睛看着楚梁,依依不舍。

「还上瘾啦?」楚梁笑笑,反正这花香吸了也不伤身体,就又给旁边的几颗种子也酒上草木灵的药粉。

一阵等待之后,再度有几株醉灵花开放!

几倍浓郁的香气令两只灵兽大为满足,沉浸在其中摇头晃脑,楚梁也又感受了一下。

正当这个静谧的时刻,异变陡生。

原来半空有一名蜀山弟子正在骑着一只火鹤坐骑飞过,原本飞得好好的。可是掠过银剑峰上空时,那只火鹤却突然被空中飘荡的醉灵花香气引动,登时也沉醉下来。

这火鹤本就是修为和灵智都不高,一时有些晕乎乎的,竟循着花香的气息一头扎了下来!正扑在醉灵花圃上!

几株醉灵花一下被它压翻,呼喇喇一声,金毛狐和白泽都清醒过来,顿时气急,两只灵兽俯身怒视着这只火鹤。

「啊!」那名随着火鹤摔下来的蜀山弟子啊呀一声,连忙上前摆手道歉,「是楚梁师兄?我路过此地,坐骑不慎跌落,还请师兄勿怪!」

楚梁也没想到这醉灵花香会引起交通意外,本也没想怪他,正待摇摇头让他不必惊慌。

忽然,他注意到被那火鹤压塌的醉灵花身处,几道绿叶被它身上的火焰引燃。

却不是突然地燃烧,而是只有一点点焦黑在缓慢蔓延,在燃烧的同时,还有丝丝青色烟雾飘荡出来。

楚梁轻嗅了一下那缕青烟,只觉脑中灵光一闪,有许多之前没有想通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