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品龙侍第四千一百五十一章 暴风雨前

x,

虽然林昊说没事,但唐雅萱还是端详了好一会儿,直到确定林昊真的无大碍,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一些

不过,唐雅萱还是一番叮嘱,坚持要求林昊先疗伤,并现场监督,确定林昊在疗伤后,才回答林昊的问题。

“师父和段叔他们的猜测可能很大,神城的这座大阵建成于上古时代,虽然神殿传承不断,得以一直修葺。”“但因后世天地变化,建造时所用的众多天材地宝,许多都已经不存于世,损耗后只能用他物替代,加之主导修葺的人平不一,导致整座大阵看似固诺金汤,实

则不敢说千疮百孔,也算是败絮其中了。”

说到此,唐雅萱神情凝重起来:“不过,即使如此,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想要正面破开神城的防御,也几无可能。”

林昊对此并不意外,刚才试探的时候就知道了,随即询问:“师父当年破城之处呢?”

他这次之所以一副攻城之势,声势震天,与神王和邪灭尊者同时大战,就是为了这个。

如果神殿无法完全修复大阵,只能笨拙的堵窟窿,那么他们破城的唯一机会,就是当年他师父撕开的神城南大门。

林昊见唐雅萱秀眉紧蹙,一直没有说话,心情不由一沉:“被隐匿了?”

唐雅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并解释:“的确被隐匿了,不过是通过混淆视听的办法隐匿的。”

“神城东南西北四大门处的大阵,全都有破损被重新修复的痕迹。看来,神殿已经料到会被人猜到,所以修复的时候故布疑阵,扰对方的判断。”

“如果运用得当,还能起到引蛇入瓮的奇效。”

“攻城一方,无法得知当年破开的南大门大阵是旧址修复,还是已经换了别处移来的完好大阵。”

“因此,除非能同时对四大城门展开破城攻势,亦或者能从容,且能挨个城门尝试,否则就只能撞运气。”

林昊神情凝重,这两个方向,显然他们现在都做不到,而且经过这两天的试探,哪怕找到了,他估计自己现在也无法破城。唐雅萱接着说:“不过反过来,神殿这样大费周章的隐匿,说明师父他老人家当年破城,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已经成了神城防御上的薄弱环节,对我们的计划还

是有利的。”

林昊点了点头,询问:“计划能实施吗?”

唐雅萱满是担忧又夹杂不满看了眼林昊:“能,不过风险一点不比我们预料的小,一旦实施,你就没有任何退路了,如果烛龙再现身,只怕……”

林昊看向唐雅萱,冰冷的眼眸罕见闪现柔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万全之策。”

“至于烛龙,不用担心,这两天都不见现身,怕是不在附近,就是有不能随便现身的原因。”

他话虽然这么说,但暗地里一直十二分警惕着,因为烛龙的威胁是确确实实的,也是最大的变数。

唐雅萱也明白,这个计划目前他们能想到的胜算最大的办法了,担忧并不能改变什么,当即压下思绪,详细介绍刚才观察到的情况。

……

神城,神山,神殿大殿。

此时,大殿内只有,神王烛东,神子烛天,西天神尊严化,邪灭尊者和冷依怡五人。

神王脸色阴沉,看向邪灭尊者:“刚才的事,你怎么看,声东击西,还是试探我们的虚实,亦或者两者都有?”

邪灭尊者脸色也没好到哪去,阴鸷道:“想来想去,只有这两种可能,但这都是明牌,总感觉那小魔崽子在耍什么诈……”

说到此,邪灭尊者眼底怒火一闪而过,之后看向冷依怡,似乎想问什么,进而想到冷依怡的事,嘴角难以遏制动了几下。

这一切发生在电石火光间,邪灭尊者转而看向严化:“严神尊,你可有什么发现?”

神王听后,也看向严化。

此时,严化的脸色同样无比阴鸷,眼神不断转动,似乎在想什么。望海三城现在被重重包围,东海联军攻势震天,一直没有停下的迹象,神殿各地同样发生大大小小的袭击,众多援军半路被伏击,这样下去,三城说不定真就要

出问题了。

过了一会儿,严化才反应过来,阴声道:“刚才一战,护城大阵遭受了不小的破坏,的确像是在试探神城防御。”

严化迟疑了一下,大有深意看向神王:“老夫怀疑,那魔崽子的目的之一,是想试探大阵有没有漏洞。”

神王心领神会,明白严化所指,想到苍龙破城之耻,脸色更加难看。

严化顿了顿,接着说:“不过,这些都是表象,那魔崽子和东海的真实意图,属实难料。”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东海在望海三城夺城是真,在神城这边闹事也是真,不排除是捉双之计的可能,一旦他们断定我们重点防守那边,必会全力取另一边。”

“因此,我们必须两边都严防死守,绝不能给其可趁之机。”

神王也清楚,望海三城丢了,虽然能打击神尊力量,但损失的也是神殿,对他的权威也是巨大伤害,当即点头安抚严化。

接着,神王话锋一转,看向邪灭尊者:“姚老,现在我神殿在神城附近的兵力,已经无可,各地援军也多被堵截。”

“你应该也清楚,望海三城对我们的重要,还请施以援手。”

严化眼前一亮,当即热情起来,对邪灭尊者一顿吹捧。

不知道的听了,还以为双方是什么世交呢。

邪灭尊者巴不得坐山观虎斗,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当即表示双方同气连枝,立马派人援助。神王很清楚,邪灭尊者口惠而实不至都是好,说不定还会暗中使绊子,当即下饵:“刚才,严老分析的在理,东海现在是要捉双,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反将

东海的机会。”

“我们在望海三城诈败,引东海全力来攻,到时候,姚老的人从其背后偷袭,我们双方合力,让东海万劫不复。”

严化当即配合,一起说服邪灭尊者。

邪灭尊者心中冷笑,神殿据城之利,他的人背后偷袭,可就实打实的和东海硬刚了,到时候神殿作壁上观,他就真的成了神殿的了。

不过,神王下的饵,邪灭尊者也着实意动,因为这的确是重创东海的大好时机。

邪灭尊者眼珠子转了片刻,一脸假笑大赞神王奇谋,之后话锋一转:“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只要苍龙林昊师徒没死,纵是重创东海联军,也无济于事。”

“因此,本尊认为,应该在神城这边诈败,一劳永逸除掉林昊这魔崽子!”

神王倒是不介意,因为他也认为,除掉林昊更为重要,只不过这样一来,邪灭尊者在旁边看着,他这如意算盘就无法打的很响了。

神王沉吟了一番,看向严化,询问其意见

严化眼底闪过一丝阴郁,毕竟这样一来,望海三城就不会再有援军了,唯一的好处是,东海也不可能再增兵围攻望海三城。

严化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回应神王。

之后,双方各怀鬼胎谋划。

……

傍晚时,东海联军同时停止望海三城的攻城战,蓬莱各地战斗白热化,无论是蓬莱各地据点,还是在途援军,全都遭受猛烈围追堵截。

一个晚上,蓬莱神殿近百座小城被拔除,大半援军全军覆没。

蓬莱神殿,上至神王神尊,下至小兵小将,都不由认为,东海抢亲,攻取望海三城都是假,真实目的是杀伤神殿有生力量,摧毁神殿在蓬莱的根基。

神王神尊几经犹豫,最终还是放弃出城迎战,以及攻击东海联盟的势力范围。原因无他,一是他们短时间内,无法确定情报真实,二是对他们来说,只要神城和望海三城守住了,其他全丢了也无所谓,况且两天时间,东海也不可能全部

拿下。

第三点是最关键的,他们认为,这是东海的引蛇出洞计策。毕竟,相比于攻城,将他们引出城再决战,要容易太多了。

其后一天一夜,东海联军连下数百座小城,几乎攻占了神殿半数地盘,神王神尊几次差点坐不住。

如果不是神子大婚象征意义太大,神王都想直接取消了。

第三天,神子大婚的日子,黎明前,东海联军停下攻势,整个蓬莱陷入难得的寂静中,不过整个蓬莱的气氛却紧张到极点。

特别是神城一带,自从林昊前天强势现身,独战神王邪灭尊者后,再也没有出现,东海在这一带也再未有任何动作,安静的令所有人感到压抑。因为每个人都清楚,这只是风雨前的寂静罢了,东海绝对会在今天整个惊天动地的大动静,而神殿也必将做出天崩地裂的反击。